章哈獻給黨 恩情永不忘 ——八旬老人寫章哈故事紀念解放景哈戰斗

來源:云南省滇中引水工程建設管理局  2021-06-28 16:05:00

 我今年八十一歲了,再過些年,我可能也唱不動了。但是我還能寫,我要把這些故事寫下來,一代代傳唱下去,讓我們的子孫后代永遠記住黨的恩情。”——傣族章哈省級非遺傳承人   巖罕羅

19391014日,巖罕羅出生于景洪市景哈鄉景哈村委會曼卡村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1964年,26歲的巖罕羅開始向村里的老人學習章哈。50多年來,他創作了無數經典的章哈作品,遠近聞名。

作為與新中國共同成長的一代人,巖罕羅經歷過共和國過去的風雨,也見證了祖國現在的成長。這是他創作生涯中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靈感源泉。巖罕羅老人說,在那些光榮與輝煌并存的歷程中,解放景哈的那段戰斗記憶尤為深刻。

 

景哈戰斗遺址,解放西雙版納的第一槍,在這里打響。2021年6月10日  楊佳杰攝

“1950215日,共產黨領導的解放軍趁夜渡江,在這里和流竄到景哈的國民黨殘部展開戰斗,打響了解放西雙版納的第一槍。在景哈戰斗遺址,巖罕羅深情的撫摸著石碑,講起了那段難忘的歷史。

1944年,母親去世后,5歲的巖罕羅隨父親舉家搬遷到景哈村,距后來發生戰斗的遺址所在地,僅幾百米。

遷居新家后不久,國民黨殘部13人流竄到景哈村,在此盤踞5年之久,給周邊的群眾帶來了深重的壓迫。

 

當時流通的貨幣。2021年6月10日  楊佳杰攝

國民黨來了以后,要求我們殺豬殺雞伺候他們,還要我們交稅。我們一家六口,一個月可以賺到30個錢,但每個月交稅就要交25個。有時候一個月還不止交一次稅。他們還會巧立名目,用各種借口索要錢財。彼時,除了照顧自家的田地,村民們大多外出務工,靠幫人建房、做農活等方式賺錢。嚴重的苛捐雜稅之下,村民們的生活水深火熱。他們甚至會找理由,說我們管馬的人把馬尾巴的毛剪短了,要賠錢。大家都敢怒不敢言。

1950年,不堪忍受的村民們,在偷偷商議后,派出波版和波香兩人,渡江向駐扎在橄欖壩的解放軍部隊報信。當時年僅10歲的巖罕羅,與村里的老人、婦女和兒童一道,被疏散到附近的山溝里暫避,而全村的青壯年則留下協助解放軍渡江作戰。

215日拂曉,解放軍先頭部隊趁著夜幕和濃霧渡過瀾滄江,攻打盤踞在景哈村的國民黨殘部。

 

巖罕羅老人回憶景哈戰斗。2021年6月10日  楊佳杰攝

我們在山溝里躲了3天。第3天的時候,天不亮就聽著那邊槍聲炮聲不斷,一個小時不到就結束了戰斗。后來我們回到村里,解放軍犧牲了4人,國民黨被打跑了。我們解放了。說起當時的情景,巖罕羅仍然不掩激動。

戰后,村民們將犧牲的4名解放軍戰士妥善安葬,并在戰斗遺址立碑紀念。后來,巖罕羅把自己的家安在了石碑旁,他說,他要守著這個解放軍撒過熱血的地方,永遠記住共產黨解救受壓迫勞苦大眾的恩情。

 

巖罕羅家的小院。院子里的果樹已抽出新芽,在綿綿細雨中,綻放著蓬勃朝氣。2021年6月10日  楊佳杰攝

如今,巖罕羅已經成了傣族章哈省級非遺傳承人,慕名前來向他學習章哈的已累計超過百人。眼看著人們的生活越過越好,在帶領著徒弟們發揚民族文化的同時,巖罕羅深感,民族文化不能斷,黨的恩情更不能忘。巖罕羅決定,要把解放軍南下部隊解放景哈的故事寫下來,傳下去。是中國共產黨帶領我們過上了幸福生活。黨給了我們新生,作為一名沐浴黨恩的傣族章哈非遺傳承人,我們不能忘記歷史,不能忘記黨。

 

巖罕羅整理章哈手稿。2021年6月10日  楊佳杰攝

2018年,巖罕羅開始著手撰寫《解放西雙版納——景哈戰斗》手稿,歷時三年完成了手稿創作,手稿全文共9頁,完整再現了那段受反動統治壓迫的黑暗經歷和解放后迎來的新生。

20214月,在建黨100周年之際,巖罕羅將創作完成的章哈手稿整理復印、裝訂成冊后捐給景哈鄉文化廣播電視服務中心收藏,以此為黨的生日獻禮。

 

巖罕羅撰寫的《解放西雙版納——景哈戰斗》章哈手稿。2021年6月10日  楊佳杰攝

秋葵视频安卓下载污版-秋葵视频安卓在线下载-秋葵视频下载